马塔苏不是玛丽苏aasusu

真爱都是北极圈 ‖ 有我的地方就有粮 ‖ 感谢喜欢

最近画的几张航墨*ଘ(੭*ˊᵕˋ)੭*

「航墨」鱼的报恩02



“展逸文!”

孙亦航刚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展逸文拿着瓶水在喝。

“怎么了?”展逸文一脸疑惑的看向孙亦航,“喝你点水不行啊?是不是我哥?”

“……”

看着孙亦航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展逸文还是放下了那瓶水,一脸嫌弃的去找池忆玩了。


“喂。”孙亦航拿着那瓶水跑到厕所——毕竟这是个可以反锁的地方,万一他被人看到对着瓶水说话……

但是那瓶水好像没什么反应。

不会被展逸文喝掉了吧?

一时之间孙亦航也不知道自己是担心展逸文多一点还是那条鱼多一点。

“还在吗?”

那条鱼看起来挺机灵的样子啊!不会被小学生搞定了吧。

“林墨?”


“当当当当——”

浴室的浴帘被拉开,被孙亦航念叨着的那条鱼正安然无恙的以林墨的形象坐在浴缸里。

“你——你怎么在这里!”孙亦航被吓了一跳。

“他一拧瓶盖我就跑出来啦。”林墨有些得意的看着孙亦航,“我好歹也是修炼成人形的一条鱼,不会那么笨的。”

“……所以你刚才是一直在浴室吗?”孙亦航有些不好的联想。

“咳咳,所以你想好要什么愿望了吗?”林墨站了起来,孙亦航才发现对方比自己高。


“……要你就当我没救过你。”


林墨看着孙亦航生气地把门“啪”的一声关上,歪了歪头——人类好像很难懂的样子啊。


——


然后林墨好像就真的消失了。


孙亦航安静了一会,又回去找那个瓶子,发现那个瓶子已经不见了,问了几个小伙伴也都没人碰过。

他也有偷偷的在没人的地方小声地喊——“林墨?”但是也没有得到回应了。

真是条不负责的鱼。孙亦航撇了撇嘴,虽然……好像是自己说了有些过分的话。他们虽短短相识只有一天,但这一天……孙亦航看向窗外,今晚的月色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有些失落,算了,还是早点睡吧,就当是做了一场梦。


——


“孙亦航~”

孙亦航听到有人喊他,一回头,发现林墨正在玩他的吉他。

“……”不知道为什么,孙亦航没有阻止他,“你会弹吗?”

“不会。”林墨看见桌子上的小盒子里有几个水滴形状的东西,“这个是小零食吗?”

“是拨片。”孙亦航从林墨手里接过吉他,选了一个常用的拨片,弹起了自己熟悉的曲子。

“我送你一个这个吧。”林墨看着孙亦航,“送你一个特别的。”


话音刚落,小武哥就把孙亦航晃醒了。

“起床了,孙亦航。”

孙亦航揉了揉眼睛,窗帘被拉开,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何洛洛站在门口刷牙,池忆似乎也正在跟被窝作斗争,原来自己不是在练习室,而是在宿舍……刚刚是梦到林墨了啊?

孙亦航有些泄气地揉了揉自己松软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决定把之前的事都忘了,还是好好训练比较重要。


然而当他打开拨片盒子,却发现了一个波光粼粼的东西在盒子里。直觉告诉他,这是林墨给他的。

“孙亦航,之前的舞我有几个地方不太熟练,你能不能帮我抠一下?”何洛洛刚好过来了,孙亦航就先把盒子放下,帮他抠起动作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录了随笔日记,稍作休息下午又开始了团体训练,孙亦航一直没机会再去碰自己的拨片盒。中间休息的时候,他也试着喊过林墨的名字,但是依然毫无回应。

对方是在赌气吗?孙亦航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感觉还挺可爱的。


夜色渐暗了,大家陆续回到了寝室,孙亦航拿着拨片盒——去了厕所。

“林墨?”他挑出那片波光粼粼的“拨片”举着,就好像是在找信号似的,他对着厕所的四个角落都喊了一声,结果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这看起来不像拨片啊。”孙亦航把它对着暖色的灯光看了又看,也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池忆在外面敲门让他快点出去,于是孙亦航就先放弃追究这个东西的身份了。


“孙亦航~”

这次,孙亦航知道是梦了。

林墨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好像是他们某次活动时的服装,看起来干净又青春,脸上带着的还是一如既往可爱的笑容,他向孙亦航走过来,身上好像还带着淡淡的香气。

“那个拨片是你送我的吗?”孙亦航问。

“不然呢?不用太感谢啦,好看吧,我说了要送你一个特别的。”林墨笑得很开心,仿佛自己藏了一个有趣的秘密。

“特别在哪里?”孙亦航问。

“这个……要等你之后自己发现啦,现在跟我来。”林墨拉着孙亦航的手,吉他手的手有薄薄的茧子,摸起来很舒服,他走向前去,推开了梦境中的一扇门。


“这是哪?”孙亦航看周围一片漆黑,有点不想往前走。

“书上说,男性人类幼崽对世界充满好奇,喜欢冒险。”林墨一本正经的说。

“……你才是幼崽。”

“你跟我比当然是年龄小啦。”林墨感受到孙亦航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别太担心,这是我们海底一个废弃宫殿,后来被改造成了鬼屋。”

“海底还有鬼屋?”孙亦航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人类走的我们很多也有啦,我们也有很多……很多鱼在人类世界生活呢。”林墨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可是我——”孙亦航想了想,反正是梦,梦里都是假的,梦里的鬼屋肯定也都是假的,不用太担心,于是就把后半句话吞进了肚子里。


“你今天起那么早啊?”

何洛洛刚起床,就看到正在厕所里目光呆滞对着镜子刷牙的孙亦航。

“做噩梦了?”

孙亦航十分认真的对着何洛洛点了下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林墨总是会出现在孙亦航的梦里,不过没有带他再去鬼屋,而是去一些海底的小镇,或者是集市之类的闲逛,还带他去听了海底的音乐会。

很神奇的是,虽然每天晚上孙亦航都在做梦,醒来之后也并没有觉得累,反而觉得休息得很好,轻松了不少,前几天称体重甚至都重了几斤。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觉得林墨让他对新一天的生活更加期待了。


——


“今天好像有新的练习生加入诶。”展逸文小声对池忆说,池忆看向何洛洛,何洛洛点了点头。

练习室的门开了,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门口。


走进来的那个新练习生,孙亦航再熟悉不过了。

“大家好,我叫林墨,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航墨」鱼的报恩01



新粉所以可能会ooc(……)轻喷,人鱼的舞台每天必看√

出场人物是航墨洛文忆,因为富裕加入之后的团综什么的我还没补齐_(:з」∠)_

设定是墨墨是人鱼!暂时还没加入音乐社。


01.

孙亦航。

孙亦航?

醒醒!


孙亦航昨晚练舞练得很晚,今天难得的睡了一次懒觉,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声音叫醒。


“孙亦航!”

孙亦航一睁眼,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他,他吓得把被子往上扯了扯——

这是新练习生?


“你——你是?”孙亦航打量着对方,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的感觉。

“咳咳,不要太惊讶,我当然知道你在哪。”对方一副自己理所当然出现在这里的样子,“我是来报恩的!”

“报恩?”孙亦航一头雾水,“什么恩……”

“你居然忘了。”对方看起来有些苦恼,“在海边,你把一条打在沙滩上的小鱼放回了海里。”


前段时间音乐社确实去了海边……大家玩的都很开心来着,这个鱼他好像有点印象,何洛洛差点把他拿去烤了,但是由于何洛洛的厨艺……所以孙亦航还是把鱼放回去了。先不说眼前这个“人”是不是当初那条鱼,但还是别提烤鱼这件事了。


“喂?你傻了?”对方拍了拍孙亦航,“想起来了吗?”

“啊……想起来了。”孙亦航从被窝里把昨天脱下的衣服拽出来,准备换上,“谢谢啊。”

“……我来报恩,你谢我干啥。”对方晃了一下手指,衣服就平平整整的穿在了孙亦航的身上,“现在相信了吧?”

“……嗯,这个——”孙亦航虽然中二了点,但是谁遇到这种事都会不知所措吧,突然有个“人”跑过来说自己是他曾经救过的一条鱼,还要报恩,好像还是有法术的样子……

于是孙亦航掐了掐自己,疼的呀——

“我来帮你!”对方狠狠的掐了孙亦航的脸一下。

“喂——!”


“怎么了?”路过的何洛洛好奇的走了进来,“孙亦航你叫什么?”

“……你!”孙亦航震惊的看了看何洛洛,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感觉何洛洛完全没看到对方啊……

“快点下来吧,池忆在做蛋炒饭呢。”何洛洛撂下这么一句话就先走了。


“只有你能看到我。”对方解释道,“你是不是应该先问下我叫什么?”

“……你叫什么?”

“林墨。”林墨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那么,你有什么愿望需要实现吗?”


说实话,每个人应该都想过有一天,有个阿拉丁神灯出现,然后自己可以许下各种愿望。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孙亦航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想要什么?他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努力,去鸟巢开演唱会……但是这个目标如果用许愿来达到,就没有意义了不是吗?他更珍惜的是大家互相陪伴的每分每秒。


“没事,不着急。”林墨拍了拍孙亦航,“我这个鱼还是挺有耐心的,你慢慢想。”


听到何洛洛又在喊自己的名字,孙亦航对林墨点了点头,先下楼吃饭去了。


“好吃吗?”

“好吃!”

孙亦航突然意识到问他的是林墨,扭过头果然看见了那张清秀的带着笑意的脸,不过好在大家都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所以孙亦航这句话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是什么啊?”林墨坐在了孙亦航旁边的空位上。

“蛋炒饭。”孙亦航小声地说到,林墨似乎准备伸手,被孙亦航打了一下。

“吃的最慢的洗碗啊!”展逸文拉着池忆走了,何洛洛也紧随其后。

“喏。”孙亦航把勺子递给林墨,林墨似乎不太知道这个东西要怎么用,于是孙亦航就自己做示范吃了一口。

“真的很好吃诶。”林墨说,“我还是第一次吃人类的食物。”

“你平时吃——”

“海草什么的。”

怪不得看起来这么瘦。

“作为回报,我帮你洗碗。”林墨打了个响指,桌子上的餐具都变得干干净净了。

“要不然,你教我这个技能吧。”孙亦航想了想,这个还挺实用的。

“这个不行,是要修炼的,人的生命没有那么长。”林墨看了看自己的手,“但是我可以陪着你一直帮你洗碗。”

“那倒不用……”孙亦航现在还是想着怎么先把这位祖宗送回海里,可千万别跟他一辈子。


练习室。

因为何洛洛和池忆有别的行程,而展逸文被声乐老师拉走了,所以只有孙亦航一个人在舞蹈教室。

当然……还有一条鱼。


孙亦航本来在很认真的练舞,但是他实在无法忽视镜子里林墨的目光……

“为什么你一直盯着我……”孙亦航停了下来。

“因为觉得你跳舞好看啊!”林墨理直气壮的说,“感觉很有魅力。”

“……可是你一直盯着我,会影响到我练舞的。”

“那简单——”

话音刚落,林墨就消失了。

“我想让谁看到我,就可以让谁看到我~”林墨的声音传到孙亦航的耳朵里。

……可是这样更毛骨悚然了喂,根本不知道对方在哪里盯着自己啊!

孙亦航捂着脸,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又开始对着镜子认真练习起来。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孙亦航准备离开,突然有一瓶矿泉水飘到了自己面前。

“……”哦对,差点把那家伙忘了,“可以了。”

于是林墨又出现在了他面前。

孙亦航走了几步,发现林墨一直跟着他。

“你也不用一直跟着我。”孙亦航停下了脚步,“嗯……我一时半会还想不到什么愿望,不过你是鱼的话,不需要经常待在水里吗?”

“需要啊——”林墨指了指孙亦航正拿着喝的矿泉水瓶。

“!?”孙亦航一口水喷了出来,怪不得觉得这水喝起来怪怪的!

“我刚刚就待在那里来着。”林墨也挺不解为什么孙亦航直接把这瓶子拿起来就喝,可能人类就是这么不拘小节吧。

“……”孙亦航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生气不生气,不要和一条鱼计较。

“好啦好啦,等你想到了喊我,我先去水里待着。”林墨见孙亦航有些生气的样子,决定还是先隐身一下。

孙亦航看着手里瓶子里面的水冒着小泡泡,不知道为什么仿佛看到林墨委屈的表情,算了,没什么好生气的。


感觉这一天……过的有点充实啊。


【天官赐福同人】金枝玉叶  | 花城x谢怜 

网易云

5SING

B站

歌手微博:真实小残

词策美工PV:灼灵_Meow

————————————————

原曲:天行九歌

演唱:小残【潮声组】

词策:灼灵@灼灵_Meow

后期:小残【潮声组】

PV:灼灵@灼灵_Meow

题字:君清然@君氏清然 

监制:俗@钱钱嗷_【韵寥幽音】


落花掩石阶

银蝶停驻谁指间

青丝染红莲

仗剑慈悲天地间

悦神舞天街

行人络绎他未觉

记忆中

金丝画眉眼


留恋人世间

愿为你挡开风雪

他衣袂入焰

只愿换你一世全

人行在无间

若为仇恨掩埋双眼

如何金枝玉叶


昔 铜炉山开

嗜血红莲


万箭穿心也不灭

他回眸笑靥

他晕开岁月

万神雕刻思念

千百艰险也甘愿

尽是他眉眼

他血雨探遍

折花一支入眠


留恋人世间

愿为你挡开风雪

他衣袂入焰

只愿换你一世全

人行在无间

若为仇恨掩埋双眼

如何金枝玉叶


千灯殿前诉思念

他眼中霜雪

如何来化解

岁月流过指尖

不曾忘惊鸿一面

留谁人惦念

他血雨探遍

折花一支入眠


千难万险未曾却

他眼中风月

他为谁执剑

长歌一生未歇

又何抵惊鸿一面

他血雨探遍

留恋人世间

折花一支入眠

为一人金枝玉叶


「何焉悦色/高山原也」如何辅导弟弟考上大学03



03.


不得不说,舞台上的焉栩嘉和学校里吊儿郎当那位简直是两个人。

这个酒吧场地不大,观众也不多,灯光很暗,何洛洛一晃神就有点分不清谁是谁。但是他从内心里觉得,焉栩嘉应该在更大的舞台上,有一盏灯一直为他亮着。

突然,刚才的一位队友伸手把他拉上了舞台。

“我们的新朋友!”是夏之光,他搂着何洛洛,焉栩嘉在一旁面色有些难看,张颜齐和周震南一左一右的搭着他的肩不让他去捣乱。

“你会唱什么?”夏之光问,何洛洛摇了摇头说自己不会唱歌。

“没事儿没事儿,跟我们一起就会了。”夏之光向另外三人挥了挥手,大家围着何洛洛硬是带着他唱完了一整首歌。


“太晚了,我把小电驴借你吧。”表演结束之后,夏之光把电瓶车的钥匙给了焉栩嘉,“我家近。”

“……我回去也没什么事。”焉栩嘉嫌弃夏之光那辆被他贴着五颜六色贴纸的小电驴很久了。

“有事。”何洛洛盯着焉栩嘉,心想着你才答应我要好好学习,我回去不会放过你的。


然而这一盯,其他几个成员完全脑补成了别的剧情……

深夜的风有些微凉,吹得焉栩嘉打了个哆嗦。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何洛洛坐在焉栩嘉的身后,直觉告诉他这个弟弟并不喜欢身体接触,于是他挺直了背留了些狭小的距离在两人之间。

“夏之光是我初中学长,张颜齐和周震南是他路边捡的,彭楚粤是最开始听我们唱歌的人,后来开了酒吧就一直给我们留了位置。”


“你们感情真好。”何洛洛的声音带着一些笑意,“知道在我们相遇之前,有这么好的朋友陪着你,我觉得很开心。”

“……我可没把你当朋友。”焉栩嘉的习惯性嘴硬,半天没听到何洛洛的声音,焉栩嘉有些不是滋味,准备回头看他一眼,结果没发现前面路上有缓冲带,何洛洛被颠了一下,下意识的把手扶在焉栩嘉的腰上。


“晚上有点冷。”

焉栩嘉说。

“所以你可以离我近一点。”


这是焉栩嘉能做出的最大程度的示弱了。


何洛洛轻轻靠在焉栩嘉的背上,为什么两个人用的是一样的沐浴露,何洛洛身上的就这么好闻。

“这样就不冷了吗?”

焉栩嘉的耳朵肉眼可见的变红了。


到家后,焉栩嘉走在前面,没有回头看何洛洛。

“先别回卧室,嘉嘉。”何洛洛拉住焉栩嘉的手。

焉栩嘉回头,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的月光朦胧的洒了进来,点缀在两人之间,何洛洛的眼中也仿佛映着夜空的星光。

下一秒也许就会有人心动。


“今天的五三你还没做呢。”

“……”


——


“终于写完了……”焉栩嘉伸了个懒腰,却发现坐在一边陪着他的何洛洛已经趴着睡着了。

……

焉栩嘉叹了口气,把何洛洛抱到了床上,正准备离开,手却被拉住了。

何洛洛没有醒,抓手好像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虽然名义上是哥哥,但也只是一个小孩子啊。焉栩嘉看到他床边摆着一个巨大的粉红豹玩偶,就把玩偶的手放在了他手心,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


“刘也老师怎么还没来啊。”高嘉朗无聊的敲着桌子,“他可从不迟到。”

“……你不是巴不得没有老师上课吗?”焉栩嘉翻了个白眼。

“害,那是其他老师,我这一天天就盼着刘也老师给我传授知识呢。”高嘉朗拿收来的粉笔头向何洛洛砸去。


“你干什么?”焉栩嘉踢了高嘉朗桌子一下。

“干什么?又没砸你。”高嘉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诶,身为班长,你不去办公室看看刘也老师在干哈?”

何洛洛正准备站起来,被焉栩嘉按回了椅子上。


“道歉。”


“咋回事儿啊。”高嘉朗打量着这两个人,“你们关系不是不好吗?”

“……”

“没事,我去办公室看看——”何洛洛又想站起来,被焉栩嘉一记眼刀钉在了椅子上。

“你今天就是跟我过不去对吧?焉栩嘉?新来的?”高嘉朗把桌子一推——


“你们在干什么!上课了不知道吗!老师没来不知道看书吗!”

刘也拿着一打试卷摔在讲台上。

“考试!”


“老师眼眶好像是红的诶。”下课了之后何洛洛小声的跟焉栩嘉说道,“我从来没见他发过火……”

“……我们把他气哭了?”焉栩嘉对这个刘也老师印象还是挺好的。

“别吵了!”在旁边的高嘉朗把书包一摔,走出了教室。


高嘉朗知道刘也这时候会在哪。


“……你不上课,来这干什么?”刘也看到高嘉朗,有些惊讶。

“我大脑里东西太多了,来天台放放空,好接受新的知识。”高嘉朗坐在了刘也旁边。

刘也把手搭在高嘉朗的肩上:“你能好好学习,老师就开心了。”

“你说这个可就没意思了啊。”高嘉朗笑了笑,“那胖子又找你谈话了?”

那胖子就是高嘉朗对校长的代称。


“……”刘也不想让高嘉朗知道这些,其实校长是小问题,高嘉朗家里其实很有钱,但是因为一直没毕业,他爸就没办法让他为家里做事,也不能强行让自己儿子退学。这一来二去的,就开始把压力加给了高嘉朗的班主任——也就是自己身上。


高嘉朗绝对不是脑子不好用的学生,他只是不想毕业而已,刘也都明白,也许高嘉朗不记得了,但是高一的时候,高嘉朗曾经对他说过,觉得在家里公司做事没意思,他没啥伟大抱负,就想开个炸鸡店,搞成本市最大的连锁,当一代鸡王。

想到一代鸡王这个称呼,刘也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怎么了?”高嘉朗见刘也笑了,心情也舒展了不少。

“以后你开炸鸡店,老师一定帮你宣传宣传。”刘也说,“但是现在,该回去上课了。”



「何焉悦色」当你喜欢的人是金牛座

沙雕走向,zzn生日快乐!!!

——


“何洛洛,你是不是喜欢我啊?”焉栩嘉有些无奈问。

“……”


最近,焉栩嘉有些烦恼,虽然他喜欢何洛洛这件事几乎人尽皆知了,但是大家都秉承着保护好营内最娇小的两朵花骨朵的心态没有去拆穿。

那何洛洛当然也不知道。

虽然他很喜欢何洛洛,但是最近何洛洛未免有些太黏着他了……黏到有些过分的地步。

他喜欢何洛洛不代表要在上厕所的时候和他站一起以及绝对不包括在洗澡的时候对方突然探出头来问他要不要帮忙……

洗澡要帮什么忙啊喂!没听见隔壁夏之光都笑出声来了吗!


然而焉栩嘉不知道,这一切已经在三天前命中注定了——


“嘉嘉,饭卡借我用一下。”

“给,回来放我桌子上就行了哈,我去晾衣服。”

“好——”


何洛洛虽然是个抠门——不对,精打细算的金牛座,但是精打细算不代表要占人便宜,何洛洛刷了饭卡之后就一直想找机会给焉栩嘉请回来,毕竟直接给钱有点太生疏了。

但是最近大家都很忙,总是碰不到一起,碰到了也不去吃饭……所以何洛洛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就想盯着焉栩嘉什么时候去食堂,自己就可以把这个饭钱还掉。


然而焉栩嘉根本就没把借饭卡当回事……

所以就有了开头的对话。


“对,我喜欢你,要请你吃饭,走吧。”何洛洛二话不说就搭上焉栩嘉的肩,搂着他向食堂走去。

“?”在旁边目睹了一切的大风筝周震南恨不得自己真的是个风筝,就可以立刻飘进大通铺将刚才的对话分享给每一个人听。


而焉栩嘉也惊魂未定。

何洛洛是在开玩笑吧?是吧?没错吧,应该——肯定是在开玩笑吧?

焉栩嘉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弟弟。


“你吃什么?”何洛洛一心想着得凑得和上次他用掉的价格一样,完全没注意焉栩嘉在他身边全身僵硬。

“都行……”

“那你去坐着吧。”何洛洛想你不看的话我就可以随便搭了,免得你突然想吃个啥我还得重新算价格。


然而这个场景在已经吃到瓜的夏之光和彭楚粤眼中就是——

“何洛洛好贴心啊!还帮嘉嘉端餐盘!难道何洛洛才是瓜?我们站错cp了?”


何洛洛心满意足的端着两个餐盘准备放到桌子上,结果焉栩嘉顺手接过了何洛洛给自己准备的那一份。

……

何洛洛的那份比较便宜。


“怎么了?”焉栩嘉看何洛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事没事。”何洛洛想了想,“你要吃鸡腿吗?”

“不用了。”

“猪蹄儿?”

“这份够我吃了。”

“甜点呢?小蛋糕要吗?”

“不用了,最近我又胖了……”


“原来洛洛这么贴心……”夏之光&彭楚粤又get到了。


差了七块钱。

整整七块钱啊!

何洛洛灵机一动——

“嘉嘉,你衣服洗了吗?”

“等会回去洗,就一件,不急。”

“那我帮你洗吧!”帮焉栩嘉洗一件衣服,抵了那七块钱的差价,也是可以的嘛。何洛洛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而焉栩嘉看着笑容满面的何洛洛又陷入了疑惑。

帮自己洗个衣服有这么开心吗……

难道……

何洛洛真的喜欢我……?

焉栩嘉一个激灵,赶紧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甩去。

这一定是社会主义兄弟情!社会主义兄弟情!


然而焉栩嘉和何洛洛都不知道的是……在何洛洛拿着焉栩嘉的衣服手洗了(因为就一件何洛洛懒得用洗衣机)并晾起来了之后,大通铺的兄弟们一直认为——是真爱!手洗衣服!四舍五入就是我的手指拂过你全身肌肤了!四舍五入就是睡过了!于是以他们为蓝本编出了不同版本的创造营爱情故事并且开了个盘押谁是瓜谁是花,目前何洛洛是瓜领先。


哦对了,开这个盘的是周震南。


最近何洛洛觉得大家都有些奇怪,只要自己和焉栩嘉出现在一起,其他人就会自动远离……

而且夏之光每次看到他们俩,目光都透露着……赞赏?

“嘉嘉,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大家怪怪的?”何洛洛问道。

“……”今天何洛洛换了个香水啊……真好闻……

“嘉嘉?”何洛洛抓着焉栩嘉的手腕,举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昂,是有点。”焉栩嘉回过神来。


“以后别做朋友~朋友不能牵手~”路过的周震南对着他们两人唱了这么一句。

“……”

“……”


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后,焉栩嘉终于正儿八经的牵着何洛洛的手对大家说我们在一起了的时候——


“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对了,周震南狠狠赚了一笔。


「何焉悦色」醋岛日记番外三•关于喊大名这件小事

设定是两人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蛤|・ω・`)

“大家都喊他xx。”

这是焉栩嘉在日记本上记下的第一句话。

他和何洛洛年纪差不多,自然没必要在称呼上下文章,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和大家一样,都喊那个人洛洛。

毕竟,何洛洛这个名字,三个字重复了两个,也叫不出什么花样。

但是,久而久之,焉栩嘉发现。

大家都喊洛洛,那人一多,何洛洛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喊他。

“何洛洛。”

何洛洛听到声音,回过头,发现焉栩嘉拿着一瓶冰红茶。

“怎么了,嘉嘉?”

“……喝茶吗?”

“……嗯,谢谢。”

“何洛洛。”

“诶,嘉嘉。”

“去吃饭吗?”

“……好啊。”

“何洛洛。”

“……”

“……”

“嘉嘉为什么最近一直喊我何洛洛啊?”何洛洛同学十分疑惑的——求助于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能说的彭楚粤,“我最近惹他不开心了?”

“小孩子的心思很难猜的。”彭楚粤只能这么说。

“害,我就是觉得喊大名很正式,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找我有什么事呢,现在看来是准备以后都这么叫我了。”何洛洛甩了甩胳膊,刚刚训练完全身酸疼,“彭楚粤!”

“……”彭楚粤一脸疑惑的看向何洛洛。

“原来西游记里喊妖怪名字就可以把它收走是有科学依据的。”

“……”这是彭楚粤第一次对何洛洛翻白眼。

不得不说,焉栩嘉的目的达到了。

其实普通人听到自己的大名也会格外注意,更别说作为艺人了,每次录节目或者人很多的时候,焉栩嘉就一定会喊何洛洛的全名,而何洛洛总是条件反射般一秒看向他,目光中带着些无奈,仿佛是在说“就知道又是你”。

当然,焉栩嘉也知道,何洛洛只是个艺名,营内好像还没有人喊过徐一宁。

所以在某天,何洛洛训练完,靠在墙边休息的时候。

“徐一宁。”

何洛洛本来驼着的背立刻直了起来,有些惊恐的回头看向喊他的人。

“嘉嘉啊。”何洛洛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焉栩嘉正为自己想到的新称呼沾沾自喜。

“……没啥,我以为我幻听到我妈。”

“……”

于是在录某期宝藏挖的时候,彭楚粤简直要被焉栩嘉闪瞎眼。

“何洛洛,并拢。”

“何洛洛的反应——”

“何洛洛把张颜齐的纸巾吹了一下!”

……

所以当焉栩嘉玩游戏倒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彭楚粤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心疼焉栩嘉还是心疼自己,总之何洛洛的小手已经牢牢地抓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录完这场节目,彭楚粤觉得自己老命没了半条,真不知道节目组怎么想的,他觉得自己一直处于一个修罗场中。

然而他没有想到,修罗场的战火还延伸了。

“欢欢,去吃饭吗——”

“阿粤,去吃饭吗——”

何洛洛和焉栩嘉同时来到了彭楚粤的面前,然而两人毫无眼神交流。

“我……吃过了……要不你们俩去吃吧……”彭楚粤伸手指指那两个人。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

“去吗?”何洛洛问。

“去吧,为什么不去。”

“去就去呗。”

“去啊。”

求求你们俩和好吧!!!

焉栩嘉录完节目也不太开心,吹气球那里自己明明吹好了,张颜齐说他来,何洛洛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要知道,以前他们组队,阿粤出来强行加入,何洛洛还说了一句——“那嘉嘉怎么办?”

还摸了周震南的头发。

奖状也写给了周震南。

怎么想都有一种后院起火的感觉,他和周震南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然而焉栩嘉没想到的是,闹别扭的不止他和何洛洛……

两个人端着餐盘找了张桌子坐下。

“写奖状的时候赵磊已经写了你了。”何洛洛其实早就不生气了,毕竟那是阿粤,如果是别人他可能还会醋一醋。

“噢。”焉栩嘉低着头专心吃饭没有看他。

“你气球吹得太慢了。”

“你注意到了啊。”焉栩嘉脱口而出这句话,然后就开始后悔,自己这句话也太酸了。

“你把气球吹爆炸,大家就都注意到你准备好了。”何洛洛笑着捶了一下焉栩嘉。

“你还好意思说我,嗯?何洛洛?”焉栩嘉伸手搂住何洛洛的脖子,“气球炸完了几秒你才有反应,你是老年人吗。”

“你还在采访说我是小孩呢。”何洛洛拍了拍桌子表示强调。

“好好好,你是小孩。”焉栩嘉捏了一下何洛洛的脸。

是我的小朋友,何洛洛。

——

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了,何洛洛才想起来问——

“嘉嘉,你为什么老喊我大名啊?”

“……咳咳,我可以不说吗?”焉栩嘉的神情有些尴尬,毕竟这个原因不符合自己bking的形象。

可不能让何洛洛知道自己是个大醋包。

“说嘛,你说了我就告诉你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何洛洛抛出一个诱人条件。

“……因为想引起你的注意,不然那么多人喊你洛洛,你怎么知道是我啊。”

“你是不是傻?”何洛洛有些嫌弃的看向焉栩嘉,“你觉得我会听不出你的声音吗?”

“……”为什么这个人总能把听起来会让自己脸红的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

“咳咳……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比你想象的早。”

「何焉悦色」醋岛日记07-09(完结撒花)

07.


上台的前一秒两个人还在闹别扭,不过是何洛洛单方面的。

焉栩嘉选了赤子何洛洛并不意外,因为这很有可能是哇唧唧哇最后一次同台演出了,但他心中还存有一丝侥幸,希望焉栩嘉可以成为他的队友,两个人并肩作战一次,在这最后的舞台上。

仔细想想,两个人最开始的“缘分”就是起源于battle,所以何洛洛很希望他们两个人可以一起为创造营的生活画上一个句号。

但是没能成功。

于是何洛洛决定,暂时放下自己的这些小心思,接下来,他要对创始人负责,对队友负责,同时也要对自己负责。

他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他所拥有的只是眼前的这一切。


——


“xxx在躲我。”

焉栩嘉在日记本里写下这么一句创造营人尽皆知的事情。

难道是自己上次在营里问东问西,被何洛洛发现了……

除此之外,自己好像没做什么事情啊?

这个时候就要问问什么事都知道的欢欢了。

“你呀你,你忘了之前采访你说了什么了?”彭楚粤嫌弃的说,“人家说素颜差别大,也知道补一句风格什么的不同,你就只说洛洛差别大,人家好歹也是爱豆,而且跟你差不多大,你这么说他能开心吗?”

“可是我的意思就是,风格差别大啊。”焉栩嘉作为忙内,其实一直不太会说场面话,“而且我觉得洛洛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躲着我的。”

“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最近咱们排练也不在一起,大家都挺忙的。”彭楚粤拍拍焉栩嘉的肩,“但是我建议你最近晚上,有空的话,陪陪他……”彭楚粤想到自己之前不小心听到的关于排练安排的事情……但是也不能明说。


晚上,焉栩嘉发现何洛洛不在宿舍,于是就去了舞蹈室,结果也没见着人。

但是……好像隐隐约约闻到了烟味,从天台传来的。


焉栩嘉一眼就能认出何洛洛的背影。

“在烧什么呢?”焉栩嘉的声音让何洛洛的东西停顿了一下。

“没什么。”何洛洛没有回头,但是焉栩嘉看到了,他烧的是试卷。

“怎么了。”焉栩嘉陪着何洛洛一起蹲下,手想搭在他的肩上,却被何洛洛躲开了。

“没什么,明年和你一起考,不也挺好的吗。”


何洛洛在知道彩排安排的时候,是真的有点没绷住眼泪。

尤其是在对方提到了,焉栩嘉也是延迟了一年,并且入营前就做出了决定。

何洛洛不喜欢被拿来和别人比,更何况是焉栩嘉,那可是他藏在心里的一束光,喜欢的人被别人拿来对自己说教,真的会特别不开心。

他的人生决定不一定非要和别人一样,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妥协。他也知道,这件事和焉栩嘉完全没关系,就是自己心里有些别扭。

所以当焉栩嘉搭他肩膀的时候,自己有些执拗得让开了。

两个人很少有气氛这么尴尬的时候。


“我先去排练了。”何洛洛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焉栩嘉一眼。


“何洛洛。”焉栩嘉觉得自己应该喊住他。

何洛洛比自己矮一点,但真的瘦了很多,夜晚的风有些凉,他的身形在衬衫的包裹下显得更加消瘦。

鬼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住没有冲上去抱住他的。

当焉栩嘉反应过来时,何洛洛的眼泪已经浸湿了他肩头的衣服。


“洛洛。”焉栩嘉轻轻摸着何洛洛毛茸茸的脑袋,“我在呢。”

何洛洛紧紧的抱着焉栩嘉,他们无论是在镜头前还是镜头后,他们都已经拥抱了无数次,但是每一次,何洛洛都从内心觉得焉栩嘉是打开他内心的唯一钥匙。

他所有不好的情绪,都会深藏在心底,但是不用言语,焉栩嘉一个拥抱,就可以让那些郁结减轻,因为那个人本身就自带治愈的力量。

是他专属的治愈buff。


“要加油,嘉嘉。”何洛洛偏过头,软软的嘴唇在焉栩嘉的下颌线停留了一秒。


刚刚……自己是被亲了一下吗?

何洛洛离开后,焉栩嘉有些发懵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也许……只是说话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吧。


08.


训练一天比一天紧张,两个人的交流也少了很多,或者说整个营内都处于一种军训的状态吧。

赛前最后一次彩排,焉栩嘉没有在后台等着,而是站到了舞台的边缘,他想亲眼看一次何洛洛的表演,不是作为对手的身份。

说来也是有趣,两个人关系那么好,却从来没有被分到一个组过,不过——男人最浪漫的是battle嘛。而且何洛洛的风格和自己不同,但是这一次舞台,何洛洛的风格和以往不同,焉栩嘉已经开始期待两个人的合作舞台了,会有吗?


突然的,何洛洛捂着脸蹲了下来,他的队友立刻上去扶着他,焉栩嘉准备跑过去,却被工作人员叫去后台做准备,他只能担心的再看一眼,然后和工作人员走了。

焉栩嘉想到了上次doki见面会,何洛洛虽然不是忙内,但在团里一直是忙内的待遇,哥哥们都很喜欢他,所以身为一个稍微有点害羞,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的未成年,不好意思直接了当的冲到何洛洛身边,所以他每次只能努力挤到何洛洛的身边,不过还好,哇唧唧哇的队友会给他占位子。


两队的表演都结束了。

名次一个个公布的时候,焉栩嘉的内心反而更加平静。


第三名,焉栩嘉。


这意味着……他以后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何洛洛的身边。

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在采访的时候他说,他进营前没有什么目标。

但是,在之后的相处中,他的目标越来越明确。

他要出道。

他要和何洛洛一起出道。

他要和何洛洛一起高位成团。

他想要何洛洛眼里绚丽的光彩看向自己。

他们之间的感情和经历绝对不会是今夏限定。


他被队友围住了,就像最后一次狂欢,大家都发自内心的为成团的队友开心,而且焉栩嘉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拿到这个名次,他已经看不清自己拥抱的是谁了,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等等,好像有人在摸他的表?

焉栩嘉一抬手,看到何洛洛疑惑的脸——

完了,是何洛洛。

自己抬什么手啊!想摸多久摸多久啊!

这咋哄啊!

然而在发言中焉栩嘉还是一直在cue自己的表。

“……”何洛洛有些无奈,这表的地位可比自己高多了啊。


第二名,何洛洛。


当何洛洛向他走来,焉栩嘉一时之间竟然挪不动步伐。

他等这一天太久了。

以至于何洛洛又被哥哥们截胡拥抱在了一起,自己只能伸只手过去摸摸头。

这夏之光究竟要抱到什么时候啊。焉栩嘉一边搭着何洛洛的肩膀,一边狠狠盯着夏之光。

刚刚周震南也是,因为距离有点远,和何洛洛都快亲到一起了,咋回事啊。


“焉栩嘉瞪我呢。”夏之光悄悄对何洛洛说了一句什么,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焉栩嘉更不爽了。


成团前,老父亲欢欢就把焉栩嘉的小心思在何洛洛面前拆穿的连底裤都不剩了。

“那他真的是——我抛给他的梗他都不接,我真以为他拿我当兄弟。”何洛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欢欢你确定吗?”

“我当然确定。”彭楚粤敲了敲桌子,“画重点啊,这小子怂成这样,咱可不能让他轻易下岛啊。”

于是,就有了周震南记错剧本以为要拥抱何洛洛,结果何洛洛给他擦眼泪两个人差点亲在一起的场景。

以及夏之光狠狠抱住何洛洛不给焉栩嘉留机会的行为。

何洛洛成功打入哇唧唧哇内部。


焉栩嘉感觉自己的房子怎么又塌了?

好不容易夏之光松开了手,何洛洛却直接向第二的位置走过去,站上去之后鞠了一躬。

焉栩嘉瞟到差点也跟着鞠了一躬,还好控制住了自己,不然搞得跟婚礼现场似的。焉栩嘉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

至于出营第一件事?当然是找夏之光和周震南算账。

哦对了,还有赶紧把自己家的小孩哄好,以后的日子还长呢。


09.


好不容易结束了采访,大家又都回到了大通铺。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集体宿舍,每个人的内心都很崩溃,但现在,甚至有些不舍。

焉栩嘉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关注何洛洛,然而半天也没能等到回粉。

“怎么哄……”焉栩嘉又把日记本拿出来写了。

算了,还是赶紧关注一些其他人免得被人发现自己第一个关注是谁。


“你还在这干啥呢?”彭楚粤回来发现焉栩嘉呆在床上就来气,这个大好时光不应该去找何洛洛一起共度吗?

“我……我觉得洛洛好像生气了,我不知道怎么哄。”焉栩嘉说。

“你在这呆着就能知道怎么哄了?还不快点去找他?”


其实也挺神奇的,每次焉栩嘉都能找到何洛洛在哪。

不论是舞蹈室,练习室,天台,或者其他地方。

何洛洛刚从外面的商店出来——好吧,旁边还跟着夏之光,夏之光今天怎么回事?

“洛洛。”焉栩嘉瞟了夏之光一眼。

“……我先走了。”夏之光摸了一下何洛洛的头然后溜了,哥哥只能帮到这了,现在就看焉栩嘉这个傻子能不能被刺激的开窍了。


“喝水吗?”何洛洛见焉栩嘉半天没说话。

“恭喜啊,洛洛。”焉栩嘉半天就憋出了这一句话,何洛洛听了之后也笑了,对他说你也是啊。

他和何洛洛已经很久没有毫无负担的一边散步,一边聊天了,以前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压力,现在身上的重负卸下了一些,反而不知道该聊些什么了。


“我……有东西要送给你。”焉栩嘉停下了脚步,何洛洛有些期待的看向他。


然后焉栩嘉把手表解了下来。

何洛洛:“……”


“这是我成团之时戴的手表,对我意义非凡。”焉栩嘉努力给自己打气,“你……你也一样。”

“是你让我有了更远的目标,因为我想站在你身边,而不是远远的看着你。”

“我还没有和你做过队友,但是现在我们是队友了。”

“我想和你并肩作战,为了一个目标努力。”

“我——”焉栩嘉觉得自己这说的一点也不浪漫,不像是告白,反而有种百日誓师大会的感觉。


“我喜欢你眼里的光——还有,今晚月色真美。”


焉栩嘉这次毫不躲避的看着何洛洛,他的发梢,眉毛和眼角。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都想在心中珍藏。

何洛洛把表戴回在焉栩嘉的手上,这个表对焉栩嘉想必意义更重要。

焉栩嘉垂下了睫毛,自己这是被拒绝了?或者是何洛洛根本没懂——还是没懂比较好,对。


而后何洛洛牵住了焉栩嘉的手。

“表你留着吧,但是今晚的月色我收下了。”


“Yoooooooo!!!”躲在草丛里的周震南正在实时播报当前进展,“快亲一个亲一个!!!”

“你把镜头拉近一点啊!”夏之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要不是灌木丛藏不住俩一米八几的大汉,他和彭楚粤也绝对要vip位观影。


“等等,何洛洛瞟了我这边一眼,然后拉着焉栩嘉跑了!”周震南左顾右盼,不知道那两个人消失在了哪里。


庆功宴。

何洛洛拉着焉栩嘉推开门,还好里面灯光很暗,而且大家都玩的很开心,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俩。

而焉栩嘉所能感受到的就是何洛洛掌心的温度,和两个人紧紧交握的十指。

“哟,洛洛来了。”张远看到了两个弟弟,开心的打着招呼。

“远哥。”何洛洛把两个人牵着的手往身后一藏,却没有放开,“吧台在哪呀。”

“里面,左转。”张远指了一下,然后看了看焉栩嘉,“未成年不能喝啊。”

“嗯嗯,好的。”焉栩嘉觉得自己的手微微发汗,虽然他也不想松开,但是现在就有一种在偷情的微妙感觉。


何洛洛挑了一瓶度数比较低的酒,和焉栩嘉两个人坐在楼梯间里。

“你喜欢喝酒吗?”焉栩嘉不知道何洛洛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还是在自己告白了之后……话说自己告白应该算成功了吧?焉栩嘉看向何洛洛,何洛洛刚喝下去一大口,有点呛着了,焉栩嘉拍了拍他的背,“你急什么。”

“因为我等了很久了。”


何洛洛的眼睛还有些红,是彩排的时候不小心打到的,再加上成团的时候又掉了眼泪,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兔子。

焉栩嘉有些心疼的摸了一下何洛洛的眼睛。

“还疼吗?”

“不疼。”

何洛洛抓住焉栩嘉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胸口。

“因为我等了很久了。”

焉栩嘉以为何洛洛是在说成团的事。

而下一秒,何洛洛有些笨拙的捧着焉栩嘉的脸,亲了上去。


“……”

虽然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焉栩嘉还是呆住了。

“怎么没反应?”何洛洛歪着头,手又去摸刚刚放在一边的酒瓶。


焉栩嘉没有给他再喝一口壮胆的机会,欺身压了过去,他第一次庆幸自己比何洛洛高了一些,因为这个角度的何洛洛,他不会希望有第二个人看到。


夏天。

湿热的空气。

黑暗而狭小的空间。

相爱的人珍惜的亲吻着彼此。

是在灯光下隐藏着的悸动与深情。


手幅的抽奖已开√之前抽奖那条我就先转成自己可见啦